蛇院狗向您致敬。

关于

给你

天上的地下的,鬼知道那是什么。

穿过无数尘埃射过来的,闪亮的阳光,他垂下眼睑笑起来的样子,双手交叠起来,漫不经心地放在清晨的报纸上,骨节分明,嗯,我记得我说过,你的指骨冰凉。

多美的样子,冰凉的,在不停地,缓慢地,上下浮动的尘埃里,茶色透明的饮料,无伤大雅的调笑,叮当作响的冰块,映射着青柠漂亮的油绿色,是13岁少女的模样,在棕色遮阳伞投下的阴影里静静蛰伏,均匀呼吸,空气静谧。

奶油渐渐化去了,像座小小的冰山慢慢塌下去,他的眼睛,哎对了,巨大的,看不见底的深渊,让我这样的女人沉溺的,潜在脸庞底下,带点调笑的,温和的笑意,他们看不见的。

抹茶是苦的,微苦在舌尖反射出甜,我只需要静静的凝视就...

归乡


依然是没有缘由,似乎是空穴来风。
快要奔二的年纪,却仿佛早已经历了一生。
这颗心呐,已经进入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地步了吗?
与你归乡的时候未定,这一次就顺其自然吧。
不必经由我手。
也不愿经由我手。
我也是有牵挂的人呐。
亲爱的~
哪怕知道所有的结局,也还是自己经历一遍更好吧~
哪怕是自导自演。
哪怕明知是飞蛾扑火。
我必伤得鲜血淋漓。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路走来,你发现那些名言警句们是那么那么的正确。有所不同的不过是以前你迷茫甚至嗤笑,如今你微微一笑,只道声冷暖自知,于是你在一片喧嚣声中茕茕孑立,格格不入恍若来自别的地方。
岁月的海浪在你的骨髓深处轰鸣回响,他赋予你伤痕,她更赋予你力量。
伤口永远不会愈合。
可是你...

自述——最初与最终

这篇写于很早很早以前,当时的心情就是现在看来也能扑面而来,幸运的是现在的自己终于没了那么多的戾气,有信心,也有勇气再度做回自己。

给自己点赞,请继续加油吧亲爱哒(ง •̀_•́)ง:

写这个没什么缘由,就是想了。
我这个人,想法多,废话更多,写个文吧还得个什么烂病敲敲打打一个字一个句纠结好半天。
我写文慢呐。
还心心念念把与文章无关的一些思想小心翼翼融到句子里,前前后后旁敲侧击,心里想着来个人跟我讨论下呗。

可到头来没一个人懂。
有人说你是不是有病啊写文归写文写什么思想啊又不是课本你让我阅读理解啊~
文章对我而言就是载体呐。
当然你说那些目的性超强比如为肉而肉的文我当然没话说,不过我要牵强地说那是为...

给最爱的自己

于黄昏~

亲爱的姑娘,
你可以不貌美,但你一定要精致。
你可以不优秀,但你一定要学会成为一个专注的人。
我不知道这些事会不会一直被坚持,但至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坚持做好他们。
坚持每晚奔跑。
坚持关注一个有益的公众号。
坚持阅读,开卷有益。
坚持学英语。
做一个会化妆的姑娘。
做一个从骨子里优雅善意的人。
绝不自以为是。
绝不自欺欺人。
请每天给自己一个微笑。
请坚持奋斗坚持尝试如同你从未撞得气喘吁吁遍体鳞伤。
我亲爱的姑娘
你所付出的一切,终有一个人来还的。
所以啊,别在深夜里哭泣了。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看着你慢慢长大。
那么,幻梦般的世界,再见啦~
那么,
美丽如初残忍如初的世界呐
你好。

于立冬~

给我亲爱的姑娘:
 ...

抖灰ψ(`∇´)ψ——献给二代目土影无大人


讲真我这小女子的情调一点都不适合你。
给你的应当是万里冰河,金戈铁马。
(请让我回去慢慢磨_(:з」∠)_)
————————————————————————————

By   锦炎

“咔”

双刀入鞘的轻响如同木盒上下盖突然合并时那轻巧的一声,也像是惊堂木落下时那一声巨响,把人从浑浑噩噩的美梦里不合时宜地敲醒。

那封闭的木盒盖得了眼前的座座尸山,却压不住从视野各个缝隙溢出来的腥臭血液。

他的梦境便是杀戮。

罪恶,快感。

战争。

“好歹收敛一点!我不希望未来的。。。。”
他记得,初代大人从未这般动怒。

冷血,残忍,毫不留情到毫无人性。

那孩子看向我时也变得畏惧了吗?...

随笔合集【二】

《梦呓》

     永远不要对着一个人说,我孤独的偏执与疯狂你都可以忽视,你只负责快乐就好,转头撞进一个永远为你敞开怀抱的人怀里哭着说一万遍对不起。
     你以为我在讨论自己,然万事皆休,在一切还未曾开始之前我早已一无所有。
    心如死灰方能谈笑风生。
    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指望有人能懂。
    你说我在说这句话之前心门就关了?
    你在哪儿。
    知己何时...

随笔合集【一】

By 锦炎

    我知自己不过是飞蛾,是刹那一瞬的火,是必将枯萎的花。
    闪耀是转瞬的,痛却延续了一生。
    是的是的,我们知是必将凋零的,千千万万挣不脱逃不掉。于是我们决绝地绽放,凄美的剧痛的,在荒芜大地上开出红艳艳的一摊,不着天不着地,在冷清清的风里磨折了一生。
    你们是不知道的,我们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上。

By 锦炎

     “我忘了。”
    “不,你没有。”
  ...

© 随笔呀碎碎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