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院狗向您致敬。

关于

随笔合集【一】

By 锦炎

    我知自己不过是飞蛾,是刹那一瞬的火,是必将枯萎的花。
    闪耀是转瞬的,痛却延续了一生。
    是的是的,我们知是必将凋零的,千千万万挣不脱逃不掉。于是我们决绝地绽放,凄美的剧痛的,在荒芜大地上开出红艳艳的一摊,不着天不着地,在冷清清的风里磨折了一生。
    你们是不知道的,我们每一步都走在刀尖上。

By 锦炎

     “我忘了。”
    “不,你没有。”
     她沉默地把头深深埋进他怀里,向下向下,恨不得一直钻进地心。
      没有长叹没有言语,他静默如同漆黑的石柱。
      落日的光从高高的窗中射进来,是一种倾颓的美感,透过那不冷不暖似笑非笑的光,你能看见断壁残垣。
      还有废墟上急驰而过的蓝天。
      他等待,怀着看见末日的决绝和悲壮,带些英雄主义的自怜。细小的啜泣在他怀里抖动着,她一片片破碎,像精致的中国瓷被猫儿不经意撞倒,在桌沿上晃过,惊险地打个旋儿,哗啦啦掉了个满天满地。
      你知道,那是大厦将倾前最无奈的挽留。

By  锦炎    

        我在圣诞节大雪纷飞空寂无人的街上抱着吉他弹唱,唱着从未经历的过去和永不降临的未来。天际廖落,风声凄迷,这五光十色的城市繁华又寂寥,亮起的灯火照不进我的心房.再见的那天是否风轻云淡,当铅灰色大幕拉起,我又能否在梦中亲吻你紧闭的双眼。挣扎的烛火跃动,窗外的风轻声呢喃,你哭泣的脸愈来愈远,再也抓不住你的发尖。乱坟岗上的夜莺唱着天人永隔,再不相见。我披头散发,赤脚狂奔,在荒野上追逐逆流的星海。我喊你的名字直到声嘶力竭,月光却不会再抱紧我的双肩。握不住你给我的温暖,寒夜里冰冻的双手扣不响琴弦。如鲠在喉我无法歌唱对你的思念,不再期待上帝于我还有什么恩典。时光流转,不会再有轻舟在我眼底浮泛,乘奔御风,反正也到不了未来。这寒冷的城市飞不起来,只能被冰雪包裹腐朽为断壁残垣,有大地铁青着脸说不让他离开。
          让我泪如雨下,七月不会再回来。
          给我你的温暖,让世界不再清寒。

By  锦炎   

     迎春花一夜之间绽放得轰轰烈烈,漫山遍野。狂野烂漫得就像青春期滂沱大雨里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有撕心裂肺的呐喊还有义无反顾的誓言。
     碧空如洗啊这通透的蓝就像是大海,流云似练那远去的白鸟不会再回来。
     我年轻时代的最后一滴眼泪终于在这美丽南方和风微醺的三月艳阳天里蒸发殆尽。
     再见再见,但愿永不相见。

评论

© 随笔呀碎碎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