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院狗向您致敬。

关于

随笔合集【二】

《梦呓》

     永远不要对着一个人说,我孤独的偏执与疯狂你都可以忽视,你只负责快乐就好,转头撞进一个永远为你敞开怀抱的人怀里哭着说一万遍对不起。
     你以为我在讨论自己,然万事皆休,在一切还未曾开始之前我早已一无所有。
    心如死灰方能谈笑风生。
    有些话说出来就没指望有人能懂。
    你说我在说这句话之前心门就关了?
    你在哪儿。
    知己何时是求得来的。
    不知者不为惑。
    不过是难得糊涂。
    清醒者无非两条路,要么遗世独立,要么逼疯了自己,成全了别人。
    
    不,还有一条路。
    成王败寇。
    你要的千古风流。

《无题》

他们怎么可能明白我们笑脸后深不见底的悲伤。
没有人知道我在屏幕的那头哭得有多么伤心,没有人在意那所有的苦痛和哀伤。
有所期待才会觉得痛苦。
我也早已学会了只是偶尔当个笨蛋了。
它敲打着我说现实点,这样你就不会伤心了。
把一切当做奢望。
会感觉好很多的。
别想着能让自己的苦痛恣意流淌。
你会被抛弃的呐。
别在任何人面前。
任何人。
如果。
不想一个人的话。
哪怕最后得到的不过是假象而已。
你瞧,美好的情绪会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
就像蜜蜂去追逐蜂蜜一样。
而负面的情绪呢?
相信我,连苍蝇都不会理你。
习惯了一个人,那么生活也不过是一出自导自演的皮影戏罢了。

它把我们所有的同情和善意都榨干,然后抛给我们永远无法回避的恶意和痛苦。
最大的不自由是什么?
是我们生在这个世界,这个社会,这个时代。
最悲哀的是我们不得不乐观,不得不融入,不得不成为它的一部分。
世界对格格不入者向来充满恶意。
所以哪有什么拼个你死我活,哪有什么斗个鱼死网破。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它冷笑着窃窃私语。
它才是那个永恒的胜利者,不是吗?
我们只是组成它的微粒而已。
我的一生,不过是你的一瞬呐。
(关于人的主观能动性的问题,究竟多少人能做到逆天改命你告诉我,在下洗耳恭听。)

《灾难》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读书,就写东西,文字文字文字,想要在文字里溺死自己,不停地读,不停地写,就像听着各位先人不停地在耳边私语一般,死在他们的思想里,死在他们的文字里。
死而无憾。
------每天念叨你的名字一万遍,读你的文字一千遍,也不能离你哪怕更近一点。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每学习一种新的语言就是和原有的环境隔离得更远,这不是背叛,是自我放逐,是自由,是翱翔,是决绝爬出过去的泥淖不再回来。
至少应在痛苦里升华吧,别让人生的钟摆把你带进无聊的深渊。

《出发》

正是深刻理解了此生非我有,方知此生不可负,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全都不属于自己,可这偏偏与死亡无关(于是掐断了最后一条退路),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在这挨千刀的世界里杀出一条血路来,为了下一秒就可能被夺走的一切。
掠夺的风暴随时会到来,你流过的鲜血化不成甘醇的美酒,但遍体鳞伤至少好过苟且一生。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
逝将去女,适彼乐土。
————————
这是我一直想说的话,也将是支撑我一直走下去的东西,被背叛得太久了,早已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拯救荒原的希望只在于个人自己,仅此而已。
走入人群即意味着丧失自我。
没人理解也没关系,我已在文学和历史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纯粹的快乐。
此生无悔。

评论

© 随笔呀碎碎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