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院狗向您致敬。

关于

抖灰ψ(`∇´)ψ——献给二代目土影无大人


讲真我这小女子的情调一点都不适合你。
给你的应当是万里冰河,金戈铁马。
(请让我回去慢慢磨_(:з」∠)_)
————————————————————————————

By   锦炎

“咔”

双刀入鞘的轻响如同木盒上下盖突然合并时那轻巧的一声,也像是惊堂木落下时那一声巨响,把人从浑浑噩噩的美梦里不合时宜地敲醒。

那封闭的木盒盖得了眼前的座座尸山,却压不住从视野各个缝隙溢出来的腥臭血液。

他的梦境便是杀戮。

罪恶,快感。

战争。

“好歹收敛一点!我不希望未来的。。。。”
他记得,初代大人从未这般动怒。

冷血,残忍,毫不留情到毫无人性。

那孩子看向我时也变得畏惧了吗?

痛苦?

绷带下的皮肤燥热到快要让他失心疯,这身体如同干涸的大地,留下的千疮百孔日日瞪着瞎掉的眼挤出血泪来大声哭嚎乞求着照抚和关爱。

会死掉的吧?拖着这样一具残躯。

嘲讽着,自暴自弃着,他不只一次这样想。

那就让我死吧。

无能的自己,杀掉也无妨!

月从薄云中缓步走出,清冷月光抖抖地洒出来,像有人把某种带亮的液体泼了他半身,带点娇嗔带点怨愤,带点怜惜带点悲悯,这小女子的情绪只够浮光掠影地在面上,拐个弯儿就转瞬即逝。旁人看来或许颇有趣味,忍不住亲近忍不住挑逗。可他隶属于土,带着那么些尘味,却有大地最厚重坚实的气息。生活于他是巨石吧,要屏住一口气洒些薄汗来推,所以他不要那些小模小样的情调做点缀,甚至有带嫌恶的避之不及。月色在雪白的绷带上折射出诡异的光,会是幽灵吧,如果这普天下都浸在白月光里。他寂寂地退回阴影,侧耳倾听,看来灵敏的察觉力早已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真慢啊,水之国的家伙。。。

如同一只雪枭他迅疾地跃起,带着捕猎
后嗜血的愉悦和猎人般的冷静快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评论

© 随笔呀碎碎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