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院狗向您致敬。

关于

给你

天上的地下的,鬼知道那是什么。

穿过无数尘埃射过来的,闪亮的阳光,他垂下眼睑笑起来的样子,双手交叠起来,漫不经心地放在清晨的报纸上,骨节分明,嗯,我记得我说过,你的指骨冰凉。

多美的样子,冰凉的,在不停地,缓慢地,上下浮动的尘埃里,茶色透明的饮料,无伤大雅的调笑,叮当作响的冰块,映射着青柠漂亮的油绿色,是13岁少女的模样,在棕色遮阳伞投下的阴影里静静蛰伏,均匀呼吸,空气静谧。

奶油渐渐化去了,像座小小的冰山慢慢塌下去,他的眼睛,哎对了,巨大的,看不见底的深渊,让我这样的女人沉溺的,潜在脸庞底下,带点调笑的,温和的笑意,他们看不见的。

抹茶是苦的,微苦在舌尖反射出甜,我只需要静静的凝视就好了,那样静止的笑,不用害怕出丑,如同孩子在讨要着宠溺,总是,不会被责备的。

拥抱永远只发生在一秒之间,黑色长袍,被风吹动,手轻轻落在后脑勺,隔着一层头发,如同隔着一层薄雾,于是温度如同水流般静静地传过来,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陷进去,不要再出来了。


评论

© 随笔呀碎碎念 | Powered by LOFTER